登录
注册

女王vk

•   作者:   • 收藏 1
同好文章

     女王vk【转生凤凰城】



作者:女王vk

字数:1万(1-4)



  第一章


  凤凰城,曾经是天界最美丽的城市,如今已经失去了阳光,满处弥漫的是夜

的黑暗,夜的恐怖。


  凤凰城的王子凤令言趁着黑色拼命的出逃,此时的凤凰城已经被恶魔占领,

不再是他的家了,他没有什么夺回城池的理想,也没有营救出哥哥的能力,但是

他却有求生的本能,冒着风雨,赶着黑色,用黑色的披风藏起自己那对金色的翅

膀,已经快要死的感觉不断的袭来,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但是他知道,从城

池沦陷哥哥被俘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停过的逃跑,有翅膀又不能飞,他那凤凰

城里最美丽的翅膀会成为他被追击的最大的目标。


  实在是跑不动了,好象停靠在一边喘口气,几乎能被自己的呼吸声吓倒,四

周太静了。


  「令言殿下!」


  突然传来一声呼喊,吓的凤令言几乎坐在地上。


  「谁?」


  「是我,殿下,黑色勋爵。」


  森林深处,闪出个一身黑色战袍的人,「黑色勋爵?你也逃出来了?」


  惊愕中带着几分惊喜。


  「王子,你误会了,我已经归顺了凰夜陛下,我是来带你回去见她的。」


  「你说什么?」


  「我是来带你回城里的,凰夜陛下要见你。」


  「不!我不回去!我不能回去,她,她是个恶魔。黑色勋爵,你为什么要背

叛凤之家族?」


  「因为凰夜陛下和其他的女神。」


  「我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


  一个脆亮而有柔美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凤令言抬头不禁呆了,一只穿着灰色

长衫的凰飘在半空,一双灰色的翅膀极有力的张开,不时的扇动,从战争开始到

最后他都没有见过这只凰,虽然怕,但是这只灰色的凰有种说不出吸引,眼睛几

乎不能转动,就好象灵魂要被吸走的感觉。


  「参见灰陛下!」


  黑色勋爵单吸下跪向灰凰请安。


  「为什么这么久才找到凤令言?是不是想私自放走他?」


  声音严厉,给人不能喘息的感觉,「难道你不知道凰夜陛下在等着吗?」


  「对不起,灰陛下,因为令言王子把翅膀藏起来了,我实在很难找。」


  黑色勋爵诚惶诚恐的回答到。


  凤令言忍不住的吃惊,昔日凤凰城里数一数二的战将为什么会背叛?而且又

这样的卑躬屈膝,凰一族到底有什么可怕的魔力?再不跑就怕来不及了,一定要

跑!


  不在顾及金色翅膀了,突然张开双翼,奋力冲向天空,向远访飞去,灰凰没

有丝毫要追的意思,也没有命令黑色勋爵去追,只是拢了拢耳边的几丝秀发,手

里奇迹般的多了出一朵娇艳的玫瑰,轻轻的呵出一口气,玫瑰疯狂的燃烧,带着

嘶鸣流星一样的划向凤令言。


  凤令言突然觉得好象被雷电击到一般,全身的力量忽然消失了,票坠到地面

,燃烧的玫瑰化做灰烬飘散在空中,凤令言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只灰凰,儿时学的

凤凰城史里的一些内容出现在脑海,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吐出了三个字,「玫瑰

灰……」


  然后失去了意识。


  「知道就好!黑色,你带他回城去!」


  「是!」


  在那只灰凰飞走后,黑色勋爵才起身,抱着凤令言向凤凰城的中心凤凰宫飞

去。


  可怕的玫瑰灰,凰一族中黑魔法的统领,一只美丽而又高傲的凰,不到3分

钟就让自己的黑色兵团溃不成军,不得以,不得不投降,但是他清楚的明白,当

见到玫瑰灰的第一眼,自己的心就已经沦陷了,从一个凤凰城的第一将军,沦陷

为一只凰脚下的奴隶,象是许久以来被压制的莫名的冲动被突然击出一般,心甘

情愿的成了凰一族的奴隶。


  -----------------


  「九天姐姐!」


  玫瑰灰一回到宫里,就不停的大声寻找着凰族里的祭师,凰族里唯一的一只

女凤---凤舞九天,「九天姐姐!你在吗?」


  「你这丫头,呵呵」九天坐在新的坐骑的肩上从后堂出来,「一回来就大叫

,叫什么啊?呵呵」「人家饿了啊,有没有吃的?」


  玫瑰灰几近撒娇的来着九天那洁白的几乎透明的手,「人家一天没吃东西了

,饿了嘛,」


  「你呀。」


  九天用手指点了点玫瑰灰的额头「在别人面前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怎么一见

到我就这么赖,」


  「人家喜欢你啊,呵呵」「那边桌子上有你最爱吃的石榴,去吃吧,」


  说着,以手势示意着坐骑带他到桌子处。


  「咦?九天姐姐,你这么快就找到新的坐骑了?」


  「恩,很不错的一个坐骑。」


  「是凤族?」


  「恩。」


  「他的翅膀呢?」


  「我用魔法封住了他的翅膀,这样他就只能步行,我还封住了他的语言能力

,省得许多麻烦。呵呵。」


  「九天姐姐,你可真够速度的,像他这么强壮的凤不是好坐骑。打起仗来移

动不灵活,会吃亏的。」


  「呵呵,那是你们这些将士们的看法,像我这样的祭师,只要坐骑够稳健就

好,我又不会去打仗。」


  「也是哦,」


  玫瑰灰不禁的又看了一眼九天的坐骑,只觉得他眼里除了迷茫不再有其他的

东西,「他,叫什么名字?」


  「因为觉得麻烦,没给他起名字,呵呵,」


  「姐姐啊,你可真是够懒的啊,什么都怕麻烦啊,」


  「呵呵,是啊。」


  「……」


  ----------------------


  凤令言醒过来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痛,被玫瑰灰击到的背部很痛,痛的他想

再晕过去,等到稍微缓解了一下疼痛的感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硕大

的鸟笼了,除了自己翅膀发出的光芒,几乎什么都看不到,挣扎的站起身来,压

抑不住惶恐和惧怕的感觉,摇了摇笼子的铁枝,丝毫没有动,突然感觉自己除了

发呆别的什么也干不了。


  「鸟笼子好玩吗?」


  不知从哪传出的声音,低沉,成熟,「你是谁?放我出去!」


  凤令言大声的呼喊。


  「放你?为什么要放你啊?」


  神秘的声音带车嘲笑,「你这样很好看啊,黑暗中,一只凤族的王子被关在

笼子里很好看啊,哈哈哈哈哈,」


  「你放我出去!」


  凤令言几乎到了要疯狂的地步,一夜之间,凤凰城被凰族占领,王兄生死下

落不明,自己前途未卜,想哭都哭不出来,满心的恐惧。


  「你的翅膀还真是漂亮啊,哈哈,难怪凰夜陛下要捉你回来,你还真是只不

错的玩意啊,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以凤之王族的名义,不许你这样侮辱我!快放我出去!」


  「哈哈哈,凤之王族?哈哈哈,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凤,更不是什么王族,

你只是所有凰族都能驱使的一个玩偶而已,哈哈哈,就像你的哥哥一样。」


  「我哥哥?我哥哥怎么了?」


  「开灯!」


  一下子,房间亮了起来,眼睛立时不能适应,眯了几下,慢慢睁开被光线刺

痛的眼睛,赫然发现自己的哥哥,凤族的王居然跪在一只火红火红的凰的脚下,

还在不停的舔着那只凰的脚趾,「哥哥!你在干什么?」


  凤令石身体稍微的震动了一下,动作停止了,没有回答,那只红色的凰一个

耳光过去,将凤令石打翻在地,严厉的喝问:「我让你停了吗?」


  凤令石赶紧起身重新跪好在那只红色的凰的跟前,连声说到:「对不起,主

人。下次不敢了,请你惩罚我吧。」


  「才一天的时间你就能领悟的这么快算你聪明。」


  「谢谢主人夸奖!」


  「先记下你20鞭,等一下去刑宫领!」


  「是!」


  尽管害怕,但是不得不答应下来,声音带着颤抖。


  「现在你告诉你的弟弟,你是什么?你们是什么?」


  「……」


  「快!」


  带刺的蔷薇鞭耗不留情的抽了过来,落在了被锁链穿透带着丝丝血痕的翅膀


  「啊~,是!主人!」


  凤令石转向关着凤令言的笼子,低下头说到:「我们是凰族的玩偶,是凰族

的奴隶,每个凰族成员都可以任意的驱使我们,我代表凤族的所有的成员已经想

凰夜陛下发过誓了」「哥哥~!~!」


  兄弟两人想对无语。


  「蔷薇丫头!」


  一阵绿茶的清香飘入,紧跟着一只绿色的大鸟飞进了牢房,「小蔷薇,你的

鞭子我给修好了!」


  红色的凰--凰族的女公爵蔷薇宫主无奈的摇了摇头,「绿茶,你就不能安

稳点吗?不用赶撒们都用飞的吧。」


  凤令石见到绿茶,满眼是惧怕的神色,他翅膀上的锁链就是这只叫绿茶清新

凰加上去的,疼痛是以前都没有想象过的地步,他深怕这只看起来浑身都泛者邪

恶绿光的凰会对他再做出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来。


  哪知绿茶根本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和蔷薇不听的唧唧喳喳,「你的蔷薇极鞭

我给你修好了,你答应我的火石榴呢?」


  「你还记得啊?」


  蔷薇似乎想耍赖皮,火石榴是难得的一种药材,自己千心万苦才得到一个,

本来以为绿茶不会记得呢,哪想她还记得,「好绿茶~~~换一个报酬好不好?

这个火石榴~我想留者自己玩」「不行!我就要火石榴。」


  「好吧,给你!」


  绿茶接过火石榴高兴的满屋子乱飞,而蔷薇接过修理好的蔷薇极鞭,凌空甩

了几下,毫无预兆的朝凤令石抽去,还没来的急挣扎,五彩的羽毛分飞,再也顾

不得什么礼节和约定,开始在地上不停的痛苦的翻滚。


  「哈哈哈哈哈,下五彩羽毛了啊!」


  绿茶像个傻孩子一样狂笑,一羽一羽的拾起凤令石落下的羽毛。


  「绿茶你干什么啊?」


  蔷薇不解的问,「我是这次和凤族一战才知道原来凤族的羽毛做成的箭很好

用,而且是血统越好的威力就越大哦。」


  「呵呵那你捡吧」「好的啊,改天去把几支那黑凤的毛看看,是不是很好用

,嘿嘿」「只要凰夜陛下同意,你拔谁的毛都可以。呵呵。」


  「好了,小蔷薇我回刑宫了,那还一堆事等着呢」说着一把抓下一支凤令言

那金色的羽毛,嘻嘻哈哈的跑了。


  留给一大屋子的凰和凤的错愕。


  绿茶,凰族刑宫的执行官,兼管着武器的更新和药的制作,让所有人都头疼

的家伙,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对待凤族可是一点也不手软。



  第二章 刑爱


  绿茶回到了绿茶园深处的刑宫,发现门口蹲着一只没见过的凤,正在用树枝

拨弄的着地上的蚂蚁,一对水色的翅膀无聊的时不时的扇动着,稚嫩的脸上掩饰

不住的倦薏,似乎来了很久的样子,绿茶站在他的面前许久没有出声,只是看着

他,而那只小凤也一直没有发现绿茶「啊?」


  小凤抬起头猛然发现绿茶站在那里,吓了一跳。


  「你是谁?」


  绿茶冰冷的声音里似乎多了一分的温柔。


  「我叫水清寒,是凰夜陛下让我来给您帮忙的。」


  「帮忙?」


  绿茶感到有些奇怪,凰夜知道刑宫不需要人手,就算需要,这个小小的凤能

干什么啊?「凰夜大人是这么说的?」


  「恩,是这样的,凰夜陛下还说,只要我努力工作,我的家人就会得到自由

。」


  一脸认真的表情,忍不住让绿茶发笑,可是转念一想,凰夜用一家人的自由

作为条件,让这个小凤来我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家以前在凤族是什么地位?」


  「是一等书记官。」


  很平常的啊,贵族中的下层人物了,怎么能让凰夜大人动这么大的心思呢?


  仔细看看这个水清寒没什么不同的啊?到底是为什么呢?


  尽管疑惑,但是绿茶是不会去问凰夜大人的,等凰夜大人想说的时候就会告

诉自己的了。


  不再理水清寒,径自的走回宫里,手里紧紧的握着刚刚从蔷薇那里赖来的火

石榴,一言不发。


  水清寒也不出声,默默的跟在绿茶的身后,乖的像只寂寞的小狗。


  绿茶坐在交椅上,盯着火石榴,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第二天黎明,水清寒

早就忍不住困意的攻击,趴在绿茶的脚边睡觉了。


  绿茶第一次没有发怒,在她眼里,这只小小的凤实在是勾不起她发怒的欲望

。踢醒睡的很沉的水清寒,「去,叫厨房准备早餐。」


  水清寒应声去了。


  刚刚吃过早餐,蔷薇派了人来请绿茶过去,绿茶收拾了一下便去了。心里不

住的嘀咕,不是刚修好的蔷薇极鞭这么快就玩坏了吧刚刚进了蔷薇宫的大门,就

听见蔷薇在怒骂:「你这个不要命的家伙,居然敢逃跑?你以为你跑的了吗?」


  「蔷薇,怎么了?」


  看见蔷薇正在用极鞭猛力的抽打着一只被塞住的凤,忍不住好奇的问。


  「哼!这只凤昨天居然半也要逃跑,让凤令石发现了,报告给我,我要折磨

死他。」


  「你要我来就是为了看你折磨一只凤?」


  「不是!绿茶,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先说报酬是什么?」


  「破绿茶,总是敲诈我,我也不知道这个需要多少报酬了拉,反正你要就是

了。」


  「你说吧,要我干什么?」


  「把这只贱凤做成活标本!」


  「活标本?」


  活标本,一种黑巫术,把一个有生命东西做成有生命的标本,没有命令的时

候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动,任凭人拔步,自体意识仍然存在,永远都活在痛苦里感

觉里,连自杀都做不到,「这个我做起来很费劲啊,你怎么不去找玫瑰灰啊,她

可是黑巫术的第一传人啊。」


  「有她我还找你?她出去打仗了,大概要几个月才回来呢。」


  「哦。」


  绿茶从来不管凰族的军事和政治,所以任何她不关心的消息她都会知道比较

晚。


  「你哦什么啊,你到底要什么报酬啊?」


  「帮我打听血月的消息。」


  「血月?你为什么总要这个古怪的东西,先是水晶魂,又是火石榴,这次又

是血月?」


  「你答应不答应吧?」


  「好!你开始吧。」


  「恩,这只凤叫什么名字?」


  「尸体的哀伤。」


  绿茶拿出一颗小小的空心水晶球,向蔷薇要了一滴血,装了进去,念了几句

咒语,封住了水晶球。慢慢的向那只已经遍体鳞伤的凤走去。


  那只凤似乎感到了未知的危险,睁大了双眼,死死的盯着绿茶,大叫:「你

要干什么?别过来!」


  声音不住的颤抖,失去了原音,瞳孔放大到了极限,「你别过来!」


  绿茶好象没听到一想,举了手中的水晶球,霎时间,水晶球变成了许多红色

的水晶针,每支都红的吓人。


  「尸体的哀伤啊,从今以后,你的生命将归属于蔷薇宫主,你的一切都将由

她主宰,你的宿命不再是天定,蔷薇就是你的主人,你的神,你会不由自主的跟

随她,直到灭亡的那一天。」


  每说一句,就有一根水晶针刺进他的身体,并没有流雪,而是马上消失,但

是那痛翻天的感觉却是不会消失,先是心脏的位置,跟着是胸部,腹部,双肘,

双膝,下体,最后一根随着最后一句话,刺入了眉心,「你将不再是你,你只是

蔷薇的玩物。封!」


  没有来得及说任何话,对肢体的感觉消失了,想动一动,却发现不能,好象

是死了一般,但是生命的感觉扔是鲜活存在,能看见绿茶和蔷薇,能听见她们的

声音,能感觉到翻天的痛,可是就是没有支配自己身体的感觉。


  「蔷薇,我力气用的太过,要回宫休息了。」


  「你带坐骑来了吗?」


  「没有,我自己飞来的。」


  「我让凤令石送你回去。」


  「好……」


  说完人便倒了下去「绿茶!」


  蔷薇忙搂住绿茶即将着地的身体,放在凤令石的怀里,真的太为难绿茶了吗

?我还以为很简单呢,看来非得帮她找到血月的下落,不然这次人情就欠大了。

「下贱的你,把绿茶送回绿茶园,不许出任何差池,然后你给我尽快的滚回来!


  「是!」


  凤令石听话的回答,抱着这个锁住他双翅的凰一步一步的走向绿茶园,心里

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真的很想半路上掐死她,但是缺又不能,为了凤族所有成员

的生命以及凤族的未来,他现在只能忍气吞声的忍受这一切,为的只是将来凤族

的复辟。


  ------------------------


  「哈哈哈哈哈」蔷薇供传出一阵阵狂笑。


  「尸体的哀伤啊,你现在真的是哀伤的活尸体了啊,哈哈哈,给我爬过来!


  尽管自己拼命的想。不要!不要啊!但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爬了过去,「

现在的你,只配吻我脚下的泥土,哈哈,你连我身边的一只狗都不如,你说对不

对啊?」


  蔷薇嘲笑着,冷冷的嘴角泛起不知什么由来的笑。


  不想承认任何事实了,头在蔷薇的意识下点了点,回答到:「是的,主人,

我只配吻你脚下的泥土。」


  心在滴血,也再留泪啊。现在这样的自己真是连自杀都办不道啊。


  「把我的鞋舔干净!」


  照做了,全都照做了,为什么啊!天啊!不要再给我这样的惩罚了,如果我

真的做错了什么就让我死吧,为什么要让一只凰这样的折磨我呢?


  「你是不是很不愿意啊?」


  蔷薇明知顾问。


  当然不!心里拼命的回答,但是嘴里「不!我非常荣幸能为你的鞋除去肮脏

的泥土。」


  「哈哈哈,你现在痛苦吧,这就是你出逃的下场!不过你现在后悔也来不及

了,你就好好的给我做奴隶吧。」


  试着挣扎,试着驱动自己的身体,但是全身就好象被无数看不见的绳子捆绑

住一样,只能做到蔷薇希望他做到的动作,再稍微一用力,13根水晶针刺下的

地方便会鞭打一下的疼痛!


  「先不和你玩了,」


  说完起身离开了交椅,一挥手,掌心出现了蔷薇的图案,让着异样的光芒,

向尸体的哀伤的胸前拍去!


  立时,火焰的感觉灼痛了他,额头出现大颗大颗的汗珠!


  所谓反抗的意识换来的是更大的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从今后,你彻彻底底都是我的玩具了1」「是!做主人的

玩具是我一辈子的光荣。」


  「这黑巫术还真好玩啊,哈哈哈哈哈」说完,转身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只

能跪在那里不能动!



  第三章 罚心


  回到绿茶园,绿茶累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全身的力气想被抽掉一样

,凤令石跪在床前,看着这个看似强壮跋扈其实虚弱的凰,真的想一把掐死她,

是这只凰一点同情的都没有,把自己华丽的翅膀穿上一条铁链,每时每刻都生活

在痛苦只中,身上的鞭伤最痛的不是蔷薇造成的,而是她,这个残忍的凰!同时

他也恨,恨所有的凰,毁了家国,毁了自己的生活,更毁了自己高贵的自尊,真

的想掐死她~!


  「你在干什么?」


  身后一声暴喝,凤令石赶快收回仇恨满泄的目光,回头抬眼小心的望了望了

来人,一只从来没见过的凰,银色的双翼,小小的王冠,还有摇曳的身资,一脸

稚气带着有些可爱的严厉,「你干什么一直盯着绿茶看?你不要命了?一只凤怎

么有资格那么注视凰!你不想活了?你是谁的,这么没规矩?」


  「对不起,陛下,我是蔷薇陛下的奴隶,绿茶陛下在蔷薇宫的时候因为用法

力过度晕了过去,蔷薇陛下命令我送绿茶陛下回来,我想等绿茶陛下醒了再回去

禀告。」


  「蔷薇的啊?你是新抓来的?你叫什么?」


  「我,凤令石!」


  很不情愿说出曾经高贵无比,而如今却是低贱的名字。


  「哦,那你回去,告诉蔷薇丫头,就说今天晚上我要去她那吃饭!」


  「是,请问您的大名。」


  「银色宫殿的宝宝。」


  「是!」


  凤令石走了,不知他带着什么心情走了。


  「破绿茶!」


  银色宝宝趴在绿茶的耳边大叫,「你快起来啊!」


  「干什么?死宝宝。」


  绿茶无力的睁开双眼,又马上合上,翻身不理她。


  「起来啊!」


  「干什么啊,我很累,让我休息一下啊。」


  「你起来!」


  银色宝宝开始耍赖了,「起来嘛~!」


  「好了,好了,起来了,干什么。你失踪了几个礼拜,连凤凰大战你都不在

模拟去哪了?还有,一回来就来吵我。」


  「你开我给你带什么了?」


  「什么啊?」


  银色宝宝嘿嘿的笑了一下,一抬手招进了两只凤,抬着一个箱子,「我去找

好玩的东西,结果抓到了几只逃跑的凤之贵族,拿过来给你瞧瞧啊。」


  「啊?你抓回来就给我看啊?凰夜大人那边你交代没有?」


  「当然啊,她说随便我处理了啊,我就拿来给你看看啊「「呵呵「打开箱子

一看,竟然装了4。5只凤,看翅膀的光泽和颜色都是凤的贵族。


  「晚上去蔷薇那吧,让她先挑吧,呵呵,我不喜欢我这一大堆有用没用的东

西一大堆,乱哄哄的。」


  「是啊,晚上我去她那啊。」


  「那你去吧,我要睡觉!」


  「你这只猪~!」


  -----------------------------


  黄昏,蔷薇宫。


  歌舞升平。


  觥帱交错。


  银色宝宝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吃的东西上,谁也不理。


  「宝宝,你就知道吃啊,你带那些凤来干什么啊?」


  蔷薇指着大厅里并排跪在舞池中央的四只凤问到。


  「那个,唔……」


  银色宝宝用力的把嘴里食物挤到胃中,含糊不清的答到,」


  我抓回来的几只凤,送给你们玩的,你们随便挑啊,不要钱的。」


  「哈,你这丫头,呵呵,一段时间没见到你,原来抓逃犯去了啊。」


  「我才没时间抓他们这些烂鸟呢,只不过是随手啊「银色宝宝说完不再理会

任何人,继续埋头苦吃去了。


  蔷薇就不明白这银色宝宝怎么就干吃不胖呢?


  懒得再搭理她,一挥手停止了音乐,走到舞池,端详着四只跪在那里垂头丧

气而又无可奈何的凤。


  一只全身脏兮兮的凤似乎没有别的凤的那中恐惧,只是感受着蔷薇高跟鞋传

来的声音,目光也随着蔷薇的脚步移动着,心里起了莫名的变化。


  高跟鞋停在了这只凤的眼前,「宝宝,真的可以给我吗?」


  「要的话你拿就是了,我不要,我没时间搭理他们,我还要出去玩呢。我养

的话没几天就饿死了。」


  「好,就这个,我要了。」


  蔷薇指着那只有点与众不同的凤和宝宝说。


  「你要就好,脏不拉机的我还担心没人要呢。」


  这时,幻影无双也从坐骑上蹦了下来,「嘻嘻,好玩啊,宝宝还真有点意思

哦,抓回来的凤不要啊,那我就帮宝宝减轻点负担,这个看起来很忧郁的家伙我

要了,他看起来还比较干净,喂!你叫什么?在凤的家族里是什么等衔?」


  「我是凤亲王之子忧郁王子。」


  「哟~还是个皇族啊,哈哈哈哈哈,管你什么皇族不皇族的,到了这你就是

个奴隶,哈哈哈哈哈,宝宝,这个我先拿回去玩几天啊。」


  「唔~~~~~~~~好啊好啊「宝宝在拼命的吃,「等我到时候和你借你

可别不借给我好了,恩「「知道啦------好宝宝。」


  宴会结束了,宝宝把剩下的两只凤丢在了看管监就再也没过问,只是交代谁

想要就给谁,然后骑着一直不知道哪抓来的凤回到了银色宫殿,第二天又告失踪


  幻影无双像拎这小鸡一样拎着忧郁王子飞回了无双宫,之后发生了谁也意想

不到的事。


  蔷薇命人把那只脏兮兮的凤扔在了大木桶了,不顾他的挣扎,也不怕他溺水

,硬按在冷水里洗了个彻底。


  拎出水后,把他甩在地上,很怕他湿答答的弄脏了自己的裙子。不经意的看

了他一眼,发现洗干净的他居然长的这么白,好象月光下的雪一般。


  「你,什么名字?」


  没有一点力气的喉咙,发出了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雪凤。」


  「雪凤?凤族里没听说过有这么号人物啊。」


  「我是凤族的暗夜祭祀,你当然听说不到。」


  「无礼!」


  蔷薇挥出手中的极鞭,紧紧的捆住了雪凤,使用法力将他吊在了空中,雪凤

没有一丝丝的挣扎,蔷薇有点诧异,就算他被封了法力,可是应该也会挣扎吧。


  「蔷薇陛下,你不用惊奇,我也不想被你这么吊着,可是我被那个满身银光

的凰抓来到现在4天了,什么都没吃呢。」


  说完,竟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的笑了笑。


  蔷薇松了鞭子,任由雪凤摔在地上,走了出去。不一会,踢球一样的踢了几

个石榴进来,逐个的踢到了雪凤的面前,「吃!」


  雪凤看了看地上被踢的「面目全非「的石榴,又看了看蔷薇,知道蔷薇并没

有解开法力的意思,只好翻身的跪在地上,用嘴去捡起石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还颇有挑衅的眼神望向蔷薇:你不给我松绑我照样也吃的到:「哼!天生的下

贱种!」


  转身蔷薇离开了,回到了寝宫,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雪凤那挥之不去的笑



  第四章 情虐


  蓝色的身影飘飘忽忽的飞到了蔷薇宫的刑房,看见了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尸

体的哀伤,他好象已经被人遗忘,或者根本就没有存在哪个人的记忆里。蓝色的

凰走到了他的身边,拿出了一支画笔,轻轻的在被绿茶下了咒的地方扫了扫,画

了画,骤然,尸体的哀伤像是被释放的洪水一般,松懈了下来,几乎是瘫在地上

,勉强睁开眼睛,隐约只见到一团蓝色的火焰,渐渐的刚刚恢复的意识又失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另一个地方,干净的大理石上铺着厚厚的地毯,给人

好温暖的感觉,双眼能够看的足够清楚的时候,发现整个宫殿的墙壁都画满了壁

画,凰的胜利,凰的欢庆,凰的祭奠,凰的一切历史都被记录在美丽的画里。


  「有人在吗?」


  尸体的哀伤发出他认为是最最自由的一声,被绿茶封住之后,这还是他第一

次凭自己的意识说话。


  「你醒了?」


  门被推开了,那团蓝色的火焰飘了进来,「感觉怎么样?没什么不对劲的吧

。」


  声音很温柔,很亲切。这是他见过的对他最好的凰。


  「你是谁?怎么把我带来的?」


  尸体的哀伤揉了揉酸痛的四肢,扑了扑双翅,他似乎有点点担心这只蓝凰把

自己带来,会不会给她惹什么麻烦。


  「蔷薇最近很忙,凰夜大人说把你给我了。我是凰族的大史官,我叫壁画。


  还是淡淡的优雅的声音,比他听过的任何凰的都让他有活着的感觉。蔷薇的

太过严厉,玫瑰灰的太过冷漠,绿茶的简直就是恶魔的声音。


  「你要把我怎么样?」


  尽管戒心早被壁画的声音化去大半,但是绿茶和蔷薇的做法还是让他很怕。


  「做什么?等我想想再说。我已经和绿茶拿了解咒,你身上的咒已经解了,

还有你的法力我也给解了,你现在可以自由的活动,但是不要出我的史画殿,也

不要想用法力对我怎么样,现在你老实的在史殿里住着就好,没人会对你怎样的

,你想走也可以,不过现在是凰的天下,你走也走不到哪去。」


  「我……」


  壁画说的没错,现在他真的是没地方去了,凰族的天空已经没有他自由飞翔

的空间了,这里虽然是凰的地方,可是却有人可以保护他,莫名的心里起了变化

,他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依赖上了壁画。


  壁画不再说话,转身去了办公室,记录凰族的历史,尸体的哀伤默默的跟在

她的身后,看着她蓝色的双翅,他感觉很温暖,也很安全,他的内心已经清楚的

感觉到,这只凰对他做什么,他也不会反抗,他只要和她在一起,甘心的和一只

凰族在一起。


  --------------------------


  玫瑰灰提前回宫了,全族上下一齐来迎接她的凯旋,远远的看见玫瑰灰站在

一只凤的身上飞了回来,后面跟着凰族的大军。


  音乐响起,欢庆开始了,玫瑰灰轻轻的跳到了广场,坐骑在牵扯下跟着走,

「小蔷薇!小绿茶!我回来了!凰夜大人!我回来了!」


  玫瑰灰远远的喊着。


  凰夜只是远远的点了点头,便回了寝宫,她一向是这样深居简出,这次出来

迎接玫瑰灰也是大家没有预料到的。多少年来,从策划攻打凤凰城到现在,她几

乎都是这样,没人能见到她几次。一直都好神秘。


  「咦?新的坐骑啊?」


  绿茶发现玫瑰灰的坐骑换了,「怎么长的怪怪的啊?」


  「死绿茶,呵呵,就你眼睛厉害,我的坐骑不听话,处死了,这个是临时抓

来的,没想到还挺听话,呵呵。」


  玫瑰灰拉了拉项圈上的链子,对新的坐骑说:「丑九怪,见过我的两个朋友

,蔷薇和绿茶。」


  「九怪见过蔷薇陛下,见过绿茶陛下。」


  「哈,真听话啊,比我那个强多了。」


  蔷薇有点惊奇,凤族怎么可能这么听话啊?


  「丑九怪?哈哈哈哈哈哈!」


  绿茶开始满天翻滚,「长的怪,名字也怪,哈哈哈哈九怪?哈哈哈……」


  「死绿茶!你再笑我扁你!」


  玫瑰灰举起粉拳朝绿茶挥了挥,吓唬她。


  「不笑了不笑了。」


  绿茶一脸严肃死憋着,结果还是爆笑出来「哈哈哈哈哈……」


  蔷薇白了一眼没正经的绿茶,拉着玫瑰灰进了大殿,落座喝酒,而绿茶喝的

是永远不变的绿茶。


  ----------------------------


  庆功宴!


  那个自称要亲吻阳光的家伙喝的烂醉,呼呼,东看看,西看看,不成调的唱

:「我要去亲吻阳光~~~~~~~我要亲吻阳光~~~~~我喜欢美女~~~

~~我喜欢美女!」


  逗的大家都哈哈大笑。绿茶拍着手大笑,指着亲吻阳光,大笑「原来你比我

还疯。」


  刚说完,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


  「绿茶!」


  四座惊呼。


  玫瑰灰:「绿茶你怎么了?」


  蔷薇:「可能是上次使用黑巫术消耗体力过多,还没恢复呢。」


  银色宝宝:「笨绿茶!别睡觉!起来喝酒!」


  说完也到了。


  「这个也使用黑巫术了?」


  玫瑰灰很诧异。


  壁画走过来看了看,「这个笨蛋喝多了而已啊。」


  「啊?」


  蔷薇:「凤令石!过来!你带绿茶回绿茶园,我们继续喝。」


  「是!」


  凤令石很讨厌绿茶,每次一接近绿茶就想掐死她,蔷薇明明知道,却还要他

来送绿茶,她就是想给他痛苦,因为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知道,他是不可能对绿茶

有任何的行动的!


  蔷薇好象想起了什么,又对凤令石说:「水清寒那孩子还太小,做不了什么

事,你暂时就留在绿茶那,做你身为奴隶改做的事吧。」


  「是!」


  尽管恨的牙根痒痒!可是还是要听话。


  ------------------------------


  带着绿茶回到了绿茶宫,调好了玫瑰灰给的药,膝行来到绿茶的床边,轻声

的呼唤着,「绿茶陛下,吃药吧。」


  绿茶没搭话,坐了起来。


  凤令石小心翼翼的吹凉勺里的药,喂给绿茶。


  绿茶一口一口的吃着。


  「你一定恨我吧。」


  突然问了一句。


  问楞的凤令石很快就反应过来,「不!您给的一切都是我的荣耀!」


  「呵呵,你不用唬我,我知道你恨我,说实话啊。」


  看着沉稳一反常态的绿茶,凤令石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一直想掐死我不是吗?贵为凤族的王,现在却跪着伺候一个把你双翅锁

起来的凰,不恨才怪。说实话,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我是恨,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情,就算怕

我逃跑,封住我的法力也就够了,为什么这么折磨我?」


  「呵呵,你五彩的双翅被锁起来好美!真的好美!」


  手抚摩着凤令石的脸颊,「你不知道你这样有多美。」


  「美?」


  「是啊!我真想把你全身都用绳索捆绑起来,让你更美一些,你有高贵的血

统,你有完美的身材,你是我最想要的人偶,呵呵。」


  「被捆绑起来真的很美?」


  「是啊,真的,等我身体好了,让你感受一下好了。呵呵。」


  「谢谢绿茶陛下。」


  不在是敷衍的回答,不知不觉中,似乎已经掉进了绿茶的圈套。


  看着合上双眼的绿茶,能感受到她微弱而平稳的呼吸,仔细想想,她在给自

己加锁链的时候,脸上不是那种残忍的笑,而是一种创造者的笑,这样的自己是

不是真的很美?开始疑惑了……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